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探幽商於古道 >

商洛地方古史文化的若干问题

发布时间:2018-07-12 15:18:47 点击率:

周星:文化人类学(民族学)、民俗学。1992年9月,先后在北京大学开设:中国少数民族专题研究、民族学与人类学讲座、民俗学专题研究、社会人类学导论(合作)等课程。1994年9月,指导硕士、博士课程研究生,国内外高级访问学者。1995年,参与筹划和操办国家教委(教育部)首届、第二届、第三届和第四届社会文化人类学高级研讨班。1994年9月,先后参与承担国家七五、八五、九五重点社科项目,中华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国家教委(教育部)、北京市社科项目以及国际合作项目近20项。2000年4月-现在,日本爱知大学国际交流学部,教授。

故武关(新竹林关)城池考察

  商洛古文化研究院王国伟先生发起组织的“商洛历史文化研究会”,得到了地方政府部门和商洛地方史志的一些专家们的大力支持而获得了很大的成功。在会上我只做了一份发言提纲,接着专门到古城和竹林关(故武关另文)做了实地考察。现在,我有机会把这份发言提纲再做修改,为的是希望得到方家的进一步指教。

(一)“商於古道”始于新石器时代

  近些年来,商洛沿丹江一线开发旅游产业,“商於古道”成为一个频繁使用的关键词,这很好理解。“商於古道”有着非常悠久的历史,一般说是商末周初时,鬻熊受封为楚子,故率族人自关中移居江汉的迁徙过程中开拓的。但它在后世历代均成为南北文化、经济交流的一条通道,其历史的价值和意义不容忽视。作为连接楚地和秦地文化的过渡地带,从先秦时起,历经周秦汉唐,直至清末,它始终为沿线的人们所借重。至今,我们仍然可以从丹凤县(龙驹寨)的“船帮会馆”、“马帮会馆”、“盐帮会馆”等古建筑,体会到它数千来绵延不绝的盛况。我以为,大概是直到陇海线开通之后,沿海的物资可以直通大西北以后,才逐渐使得这条古道慢慢地失去了光彩。
丹凤船帮

  其实,这条古道是可以上溯至史前时代的。1980年代中期,我和王昌富先生合作发表“简述丹江上游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一文时,也曾多少提及丹江流域史前文化和关中史前文化的关联,以及和汉江流域史前文化的关联,这几个地区的史前文化彼此之间的某些关联性,大概可以构成一个连锁。位于商州城东南不远处的紫荆遗址,1977年经由西安半坡博物馆的科学发掘,1982年又经由西北大学历史系考古专业的考古发掘,出土了非常丰富的史前考古资料,其中明显地内涵着长江水系和黄河水系不同的考古学文化的因素,例如,在紫荆遗址中出土的圈足杯、圈足碗、平底杯、圜底缸等,据说就与湖北京山一带“屈家岭文化”的一些器物较为接近,所以,就有考古学家认为,这些陶器组合的出土,或许可以解释为“屈家岭文化”的影响已经远播至丹江上游地区了。

屈家岭文化

(二)古史传说、三苗与夏文化

  商州城郊外的东龙山上,旧时有一座古墓,曾被人们传为“尧女墓”,清朝时的地方官员还专门为它立了墓碑,以昭示“尧女”故事,亦即娥皇和女英的故事。1980年代初,我曾在东龙山下的一条小河渠上,发现过一块当时被村民当作小石桥的“尧女墓碑”,并写了“尧女墓碑小记及其思考”一文,记录其事。此碑后来可能被收藏在商州市博物馆里了。2002年3月,陕西省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对它进行了科学的发掘清理,证实它是一座西汉砖室墓,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