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探幽商於古道 >

漫话商於古道

发布时间:2015-05-28 14:42:53 点击率:
       商於古道又称为武关道和商山道等,是陕西东南部的重要门户,被誉为“秦楚咽喉”。 是古代长安经蓝田、商州通向南阳、邓州、荆襄以至于江南和岭南的一条交通要道。

       据古遗迹考,早在商末周初商於古道就成为居住在丹江、汉水流域之土著人与周人相互往来的道路。 战国时期,秦孝公封卫鞅于商邑,史称“商君”,赐商於之地十五邑,商於古道得到进一步开拓。 秦时曾是秦驰道的主干道之一。 汉时已成为全国驰道网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战国及秦汉魏晋时期,它的主要功能偏重于军事方面,由于其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因而备受重视。在盛唐时期则偏重于经济和文化往来,在唐代被定为“次路驿”,其交通地位仅次于“大路驿”潼关道,居当时全国驿路交通第二位,在经济、文化上的作用曾极盛一时。 唐以后由于国都迁移,商於古道的交通地位逐渐衰落,失去国道地位。 北宋时期,由于失修失养,沦为间道。 元代仅为商旅通行的一般道路。 明代出于政治、军事原因,为限制农民起义军活动,长期封闭山区交通,严重影响了丹江通道的交通发展。到了明末清初,随着政治、军事形势的变化,丹江通道航运达到极盛,使龙驹寨成为“北通秦晋,南接吴楚”的水旱码头,又重新恢复了其交通活力。 民国时期,民国政府于1934年到1935年“西荆公路”(西安—荆紫关,1939年称长坪公路,1967年改名西界公路,后又称上〔海〕伊〔犁〕公路)得到一次彻底改造。 新中国成立后,经过50年代至80年代数次修建,特别是90年代又拓宽改造为二级公路(即312国道),通行状况和能力得到很大提升。 它作为一条中国西北与东南地区相联系的捷径,至今仍发挥着重要作用。

(一)

       商於古道是一条军事通道。通观商洛历史,发生在这条古道上的重大历史事件不胜枚举。

       据《左传》记载:早在春秋战国时期的公元前635年和公元前622年, 秦晋曾先后两次商於古道进行征战,攻打并占领位于秦楚邻界处的鄀国(今河南淅川县)。

       周匡王二年(前611),庸国率兵攻打楚国,秦发兵至此,出武关助楚灭庸。 周敬王十四年(前506),吴、唐、蔡侵楚郢都,楚申包胥求救于秦哀公哭七天七夜,哀公派子蒲、子虎率兵车500乘出武关援楚。

       周显王三十一年(前338),秦孝公卒,秦惠文王继位,公子虔趁机告发商鞅想要谋反,秦廷即发兵缉捕商鞅。商鞅逃到魏国,魏拒绝收留。商鞅复入商邑,与部属家臣发动邑兵,向北攻击郑国,以寻找出路。结果被秦兵在郑国黾池被所擒并车裂。

       周赧王二年(前313),秦惠王派张仪赴楚国,以割地“商於六百里”为诱饵,说服怀王亲秦绝齐。 翌年,楚赴秦讨地,张仪诡称:“仪与王约六里,不闻六百里。 ”怀王怒而伐秦,两军战于丹、淅之滨,致楚国大败,连本属于楚国的丹阳、汉中等地也丢失了。 秦昭王继位后又致书怀王, 欲与楚通婚,“愿与君王会武关,面相约”。楚怀王于赧王十六年(前299)如期赴会,被秦王伏兵拘于武关,老死于咸阳。

       秦昭襄王十五年(前292)、二十八年(前279),秦大将白起先后出兵商於古道,夺取了楚国宛城以及郢、邓5城。 秦王政二十四年(前223),派大将王翦率兵10万,出武关,攻入楚都,楚王负刍被俘,楚国被灭。

       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曾4次出巡东方,其中2次通过商於古道出入武关。 一次是公元前219年,系秦始皇第二次出巡,由函谷关东出,经南郡至武关返回咸阳;另一次是公元前211年,也是他最后一次出巡,由咸阳出发经武关至南郡,在西归途中,病死沙丘平台(河北巨鹿县)。

       秦二世元年(前209),陈胜、吴广农民起义军之南路军,自南阳扣武关攻咸阳。

       秦二世三年(前207),八月,刘邦率农民起义军十万,自宛西进,破武关,战蓝田,兵至灞上,秦王子婴降于轵道(在今西安市东郊)旁,秦王朝灭亡。

       在西汉时期,商於古道的主要是用作经济、文化的沟通往来,但也有军事活动。 如汉景帝前元三年(前154),大将周亚夫率军出武关,平定“七国之乱”。王莽地皇四年(23),绿林军申屠建、李松率兵攻武关,入长安,灭新莽。刘玄更始三年(25)九月,赤眉农民起义军又分兵古道讨伐刘玄,赤眉军攻入长安(今西安),推翻刘玄政权。

       东汉建武三年(27)、初平四年(193),东汉政权利用商於古道镇压地方反抗势力。 汉献帝初年,华歆为避西京之乱,“求出为下邽令,病不行,遂从蓝田至南阳”。 献帝建安十三年(208),曹操率二十万大军(号称八十万)南下,其中一路出武关攻占襄阳。在东汉末年,商於古道仍为长安东南去之大道。

       魏晋南北朝时,由于国家处于分裂状态,商於古道上的军事征战频繁。 东晋永和十年(354)桓温伐前秦,义熙十二年(416)刘裕伐后秦,东魏天平四年(537)丞相高欢举兵攻打西魏等等,征战多在商於古道上。梁承圣三年(554)西魏由武关出兵,经襄阳,陷江陵,俘杀梁元帝。

       隋唐时,商於古道成为京城通往荆汉、江淮间的重要孔道, 诸多文士、 官吏经由此道游学取仕或赴任,故此也称商於古道为“名利路”。

       五代至宋,商於古道上多曾置兵。 北宋末年,金兵两次进攻汴京,陕西巡按使范致虚领兵支援,主力东出潼关, 并分兵由武关道东进。 南宋绍兴三年(1133)正月,金将撤离喝为攻四川,避开宋军重兵防守的和尚原和仙人关,率主力东进,由商於古道攻下商州, 进而绕道金州攻克兴元府。 绍兴十一年(1141),撤离喝命珠赫男勒率步骑5万,再次由商於古道攻陷商州,宋将邵隆先败后胜,经古道北上,又收复了商州等地。

       元至正十七年(1357),红巾军刘福通部将崔德、李武率军数万,克武关,破商州,直逼长安。明崇祯六年(1633)到顺治三年(1646)的八年间,李自成农民军起义军及其部属多次征战于古道之上。 同治元年(1862)三月,太平军部将陈德才、赖文光会合豫西捻军,共约十万人向商洛挺进,一举攻下武关,进入商州。民国时期,商於古道成为陕西抗击日寇东路军的军需线, 又是中国共产党鄂豫陕和豫鄂陕革命中心区域和解放军中原突围北上的重要通道。

(二)

       商於古道是一条商贾之路。 唐王朝承平二百余年,商於古道的主要用在于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南北沟通,很少用于军事方面。在贞观、开元年间,长安与江淮之间的交通往来,除贡赋物资及笨重行李,要取道黄河、汴水和渭河漕转外,官民商旅往返多利用这条古道的便捷条件。 其时,商州“邮传之盛,甲于它州”。宋元时期,由于战争原因这条路遭受破坏,交通一度受到冷落。到了明代末期,由于战乱,隋唐时,商於古道为京城通往荆汉、江淮间的重要孔道,诸多文士、官吏经由此道游学取仕或赴任,故有人称商於古道为“名利路”。 王贞白《商山诗》云:“商山名利路,夜亦有人行。 ”白居易《登商山最高顶》诗曰:“高高此山顶, 四望惟烟云, 下有一条路, 通达楚与秦。 ……”此外,诸多贬官如韩愈、元稹、颜真卿、周子谅、杨志诚、顾师邕、王搏等被贬去潮州、荆襄、岭南等地时亦均走商於古道。

       明清时期,商於古道的主要功能仍体现在物资运输上,其作用也颇为显著。明宪宗成化以后,由于河套地区失陷,西北边防吃紧,粮食和物资多靠内地转运,湖广地区的粮食物资就是经郧阳运入陕西, 再由陕西雇佣民力北输边地。《读史方舆纪要》卷五二记有:“今由河南南阳、湖广、襄、郧入秦者,必到武关。 ”

       到明代中后期,由于丹江流域的流民不断增加,社会经济得到发展,此时的商洛镇东5里处出现了丹江沿岸最大的集镇---龙驹寨,(今丹凤县城)。 清《商州直隶总志》是这样描写当时龙驹寨镇盛况的:在明万历、天启年间“龙驹一镇,康衢数里,巨屋千家,鸡鸣多未寝之人,午夜又可求之市,是以百艇联樯,千蹄接踵,熙熙攘攘,商税所由复增,税额所由日益也。 ”其税收居当时全省之冠。 乾隆年间每月由襄阳至龙驹寨的船只约200号,长街上除了黄行、板条行,还有好几家过载行存积货物,到民国年间计有泰来行、德胜新行、同仪行、盛栈行等。 长街上有骡马店18家,常歇的有二三十匹,大店有百八十匹。 各行商人都有行帮,有盐帮、船帮、青瓷帮等,按籍贯组成的则有关帮(紫荆关)、湖广会馆,龙驹寨即建有秦镜楼(俗称花庙),其中船帮以人多势众最为有名,也颇有影响。 据说当年来往于龙驹寨、西安的骡马相当多,有的学者称每年不下数万匹,由此可见当时的繁荣程度。

       在以后的岁月里, 由于山林受到破坏造成大量水土流失,致使丹江河床砂石严重淤积,且航道多险滩,河床条件已不利于航行,加之上个世纪三十年代陇海铁路的建成, 龙驹寨以上的商民也就自然放弃了这条水路运输线,丹江航运也逐渐冷落以致衰落。

(三)

       商於古道又是一条古驿站之路。 至于秦汉时期的亭、传设置迄今已不可考。 据现有资料可知,到唐初商於道就置有驿站。到了盛唐时期,商州驿路更是馆驿密布,车涌人挤,络绎不绝,交通极为繁盛。

       唐代时所设置的驿站, 除了主要为传递军事消息外,同时也是一条官道,接待传递公文的使者和奉召赴任的官员,并为其提供住宿条件。 唐代规定,每隔30里设一驿站,而商於古道因地势险要,驿站间距里数一般多大于30里。据严耿望《唐蓝田武关道驿程考》可知,由长安经商州、南阳、邓州至襄阳共有233处驿站,来往于该路的行旅都要经过一个个驿站,并选择歇息安顿。

       唐代驿站的主要路线,是由京师都亭驿东行,出通化门, 经长乐驿、 灞桥驿折东南行即进入商於古道。据有关资料记载,唐时武关道陕西境内共有驿站19个。 现整理如下:

       灞桥驿,距长安25里处。

       蓝田驿,在县西北二十五里”。《旧唐书》记,荆州刺史裴茂长流费州,宰相王搏贬崖州司马,均赐死于蓝田驿。

       青泥驿,《长安志》曰在蓝田县郭下。 蓝田县亦名“峣柳城”,《水经经注》曰: “泥水历峣柳城南,魏置青泥军于城内,俗谓之青泥城。 ”此驿为出京后第一宿处。

       出蓝田县南20里,有七盘岭,七盘岭位于蓝田县南的“县南道”上。是商於古道第一险阻,路经此盘山而过。

       韩公驿,在蓝田县南35里。《太平广记》记:户部侍郎杨炎贬道州司户,自朝受责,驰驿出城,不得归第,其夕次蓝田。 县尉崔清为经营行李家务甚周,后又送至韩公驿而别。

       蓝桥驿,在蓝田县东南40里。 自居易《蓝桥驿见元九诗》、裴航《赠樊夫人》诗,均有蓝桥驿的记载。

       蓝溪驿,在蓝桥驿与蓝田关之间。 张藉《使至蓝溪驿寄太常王丞》诗,自居易《出守杭州路次蓝溪作》,即次蓝溪驿而作。

       蓝田关,距长安170里处,是武关道上的第一关。此关在今商州区西境牧护关附近。

       北川驿,距长安215里处。

       安山驿,距长安245里处。

       仙娥驿,距长安285里处.此驿附近风景秀丽,屡为诗人称道。白居易《仙娥峰下作》云:“我为东南行,始登商山道;商山无数峰,最爱仙娥好。 ”

       商州,距长安300里。 商州是商於古道上最大的城市,位于三岔路口,为交通枢纽,军事要地,当有驿站。 白居易《发商州诗》为证:“商州馆里停三日,待得妻孥相逐行。 ”

       四皓驿,驿名与四皓墓有关。《太平寰宇记·商州上洛县》条记:“四皓墓在县西南四里庙后。”即墓、驿均在州城附近。

       洛源驿,在商州会峪沟与丹江交汇处的洛源。

       棣花驿,今丹凤县的棣花镇。 白居易有《棣花驿见杨八题梦兄弟》,雍裕之有《宿棣华馆闻雁》等。

     《元一统志·商州·山川》有棣花山,“在州东七十里,以山多棣花得名”。

       桃花驿,距长安430里。

       桐树馆驿,距长安455里。

       武关驿,在今丹凤县东南90里处、武关河畔,今321国道旁。

       青云驿,是武关外第一驿。距长安510里。雍陶《路中问程知欲达青云驿》诗云:“苍黄负谴走商颜,保得微躬出武关。 今夜青云驿前月,伴吟应到落西山。 ”

       层峰驿,在今商南县皂角铺。韩愈《题层峰驿梁》诗序云:“去岁贬潮州刺史, 乘驿赴任。 其后家亦谴逐,小女道死,殡之层峰驿旁山下。 蒙恩还朝,过其墓,留题驿梁。 ”

       阳城驿,唐末改名富水驿,在今商南县富水镇。出富水驿即进入河南省境,其沿途亦设有诸多驿站。 它们分别是商於驿、临湍驿、官军驿、曲河驿和南阳驿。

       宋、元、明、清时期,商於古道虽失去国家驿路地位,但仍是转运物资、递送官方文书的主要通道。

(四)

       商於古道几千年的兴衰变化, 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了中国历史的演进过程。透过漫长的历史长河,这条古道曾见证了多少烽火硝烟和多少壮烈故事! 然而, 当岁月的年轮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崎岖古共闻”的古道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1998年在古道上启动了312国道二级公路改造工程, 同年1月21日牧护关隧道全线贯道,6月26日,蓝(田)小(商塬)二级汽车专用公路建成通车。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2006年1月22日西合铁路建成通车、2008年10月26日沪陕高速公路、2012年8月14日西商二线又相继开通,商於古道“天堑变通途”!如今已成为我省高速公路的密集区。

       通观商於古道的古今史, 我们不仅为它昔日曾有的辉煌而自豪, 同时也为今天旧貌换新颜的时代变迁而鼓舞! 我们有理由相信,随着今年“商於古道项目”被列入全省十大文化旅游景区之一,恢复和展现其当年的历史画卷, 无疑会为商洛增添一处靓丽的风景,也必将为商洛旅游事业谱写新的篇章!

Copyright 2015 swgd.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5619号

商洛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名人街 联系电话:0914-2328961

技术支持:68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