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争鸣商於古道 >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发布时间:2015-05-03 17:51:15 点击率:
       商於古道探密系列,从开始计划到现在全程基本跑完,前后也有三四个月时间了。稿件陆续发出后,得到了读者的关注和好评。此次探密,也确实挖掘出了不少此前我们不了解、社会上也很少人知的资料,为商於古道上增添了一些新的节点,也弄明白了一些此前有点模糊的问题。
1、古道的终点在哪里?

“六百商於地,崎岖古共闻。”(李商隐:《商於新开路》)商於古道,意为起于“商”,止于“於”这一条大通道。古道由丹水(丹江)水路和旱路组成,穿越多个城池驿站地域,全长六百余里。其路径区域大部在今陕西商洛市。由于该古道位于春秋战国时期秦楚之争的军事要地商、於,即起于楚、秦、北南通商中心和关口的“商邑”,止于河南省柒於镇“柒於”。商於古道,开辟于商末周初。因战国时期张仪欺楚事件而名闻天下。
       
起于商邑,这个节点是很明确的。终点“柒於”,却不很明确。一说在内乡县,一说在淅川县,还有说在西峡县。而历史上,淅川县还曾划归过邓州管辖。且无论是哪个县,这个古时的地名“柒於”现在都找不到具体的位置。前不久,商洛市教研室退休干部党磊先生还专门去找访了一番,他得出的结论,是在现在内乡县的桃溪镇。
       
但在我的印象里,却一直是在淅川这个地方。内乡那一块的寻访过程,党磊先生在他的文章里已经写得很详细了。所以,我们这次作商於古道终点站这篇文章,再作寻访考察的时候,就直奔淅川而去。
       
我们结束了商南富水阳城驿的采访,下午5时多出发,沿312国道而下。7点多到达淅川。十分巧合与幸运的是,入住淅川迎宾馆后,偏就在我的房间里所放的一堆宣传资料里,多了两本书。一本是淅川老城人、新疆师范大学退休教授夏冠洲先生数年前出版的文史随笔《丹江记忆》,一本是淅川县志办编的《淅川,楚文化摇篮》。我连夜看完了这两本书。并在其中找到了对我们而言极为重要的有关商於城的记载及线索和考证资料。这使我感到十分地兴奋!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来到淅川县史志办。方志科年鉴办主任魏先生热情地接待了我们。给我们提供了包括《清咸丰淅川厅志》、地名普查原始资料等等许多史志原件和材料。并对照现在的地图,给我们指认现在的位置。

 资料显示,淅川是楚文化的发祥地和楚始都丹阳所在地,楚国800多年历史中有300多年定都淅川。淅川县在后周时期并入内乡县。唐朝初,复置淅川县,治所位于马蹬。在后来的历史中,淅川县之所属,也是几经变迁。并入内乡后,还保留有淅川驿和商於驿。
      
《清咸丰淅川厅志》上,则有商於城的明确记载:

  ”商於城后汉书《郡国志》。南乡、丹水二县,有商城。《水经注》:丹水过商县南,又东南迳流南乡、丹水二县之间,所谓商於城者也。明《一统志》,商於城在内乡县商於城保。秦张仪诈楚商於之地六百里,即此。按:明成化以前,在内乡为商於城保。成化八年分入淅川县。即今城西南淤村。”
      
《水经注》里,关于商於之地,是这样写的:“丹水又东,迳南乡县北。兴宁末,太守王靡之改筑今城。城北半据在水中,左右夹涧深长。及春夏水涨,望若孤洲矣。城前有晋顺阳友太守丁穆碑,郡民范宁立之。丹水迳流两县之间,历於中之北,所谓商于(淤)者也。故张仪说楚绝齐,许以商於之地六百里,谓以此矣。又南合均水,谓之析口。”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从这里的记载看,这个商於城所在的於中之地,是位于流经南乡、顺阳两县之间的丹水之南的。魏先生告诉我们,这里所记的具体地址,就在现在的盛湾镇马川村。
        
我们即奔马川而去。但马川村已经不复存在!因为南水北调工程,丹江口水库加高,蓄水量增加。10月份开始向京津供水,水位提升后,这里将被淹没。马川村民已经整村迁移到平顶山去了。我们站在河扒村所在的山岗边上,俯瞰一马平川的河谷地带,眼前是一大片绿树掩映的地面,还有庄稼地里隐约可见的老房基础,可以想见,这块背依山岗、面向丹水的地面,之前一定是人丁兴旺、粮田肥沃、水草丰茂的风水宝地。
      
商於古道水旱两条线,旱路经商南富水阳城驿,入西峡县,转向东南到淅川。而水路从龙驹寨以下,是沿丹江河谷一线,经荆紫关入淅川,直指淅川老城丹阳的。从卫星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这水旱两条线路在陕豫两省间山川河谷之间的穿行轨迹与必然走势。盛湾过去叫宋湾,商於城处于丹水西南岸上,依山面河,控制着丹江水路。与之隔江遥遥相望的,是丹江东北方向的马蹬镇。初唐时期,淅川县之治所就曾位于马蹬。
      
由此我们可以作出这样的判断:认定淅川盛湾的马川为历史上的商於城所在地,作为商於古道的终点,是比较符合实际的。
      
俯瞰马川——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附:跟贴与回复

  西峡博友晓峰知雪:只是老兄不知,秦楚古道是商洛经内乡(古含西峡),即现在的311国道,没有淅川的什么事,於是西峡丹水镇的七峪村,老兄如此考古,不够谨慎啊!
       
回复:谢谢晓峰知雪的关注。
       
首先应该肯定的是,关于商於古道的终点,在你们河南是无疑的。西峡,内乡,淅川,甚至邓州,这么大一块地方,历史上的柒於铺也罢,於村也罢,历来都是争论不息,找不到具体的地点。你们河南的几个相关县,都说在自己境内,可以理解。当然,西峡和我们商洛紧挨着,关系最为紧密,商於古道无论如何是绕不过西峡的。但你说没有淅川什么事,可能也有些绝对。毕竟,淅川丹阳曾是楚国国都所在地。秦楚间因商於六百里变六里而发生的那场著名的大战,也就发生在淅川,怎么能说没人家什么事呢?       关于你说的丹水七峪村,前不久我博文中提到的党先生绕着这一圈跑了六七天,也专门去七峪村实地考察了解过。他的结论也是否定性的。他认为在内乡桃溪镇。困为那里於姓人比较多。
      
我们这次跑淅川,查阅了不少地方志资料。我所引两段,一为广为人知的《水经注》,一为我拍的第一次看到的淅川志书照片上翻引的,其他许多具体详细的资料由执笔作文的同志收集着。我写博客文字,只是简单地写个大概,未作深入细致的论证。博客嘛,不是学术园地。我也不是写论文,更不是考古。我们作商於古道系列,主要做商洛境内。商於之地六百里,主要段落在商洛。寻找终点,也是为了报道有个圆满的结束。我在这里也无资格做定论。只是说出了我认为的最大可能。其他各种观点和说法,我们在文中也会有个交待。反正方圆之地出不了你们那一片地方。你若能给我一个能够确证的依据,那当然再好不过了!可惜的是,现在谁也拿不出更具说服力的东西来。相对而言,原版的《咸丰淅川厅志》还是具备一定权威性的志书。
2、商於的於字怎么读?
       
2013年,商於古道立项列入陕西十大文化旅游景区项目之第二项。商洛市也围绕规划开展了一系列文化研讨活动。在几次研讨会上,还听到有些发言者仍仍将商於的於读成yu。还有一部分人模棱两可,甚至明知故犯。说应该读wu,但现在人都习惯啦,就读yu吧。就如叶公好龙,现在谁还将叶读成she呢!
       此前的2009年冬,我在看《大秦帝国》的时候,看到第25、26集。卫鞅变法,推行郡县制。秦孝公与卫鞅商议安排商於郡的人选。秦公说:“商yu……”,我随口就说:错了。接着卫鞅说:商yu县令……。我说跟着错了。接下来,卫鞅到商於巡察,太子被废黜放逐后流浪到商於深山黑林沟等等,一应人马,口口声声都是“商yu”,一错到底。我在博客上简单写了一段话说这个事。结果后边的跟帖评论中,分成了两种截然对立的观点。市地方志办杨建国主任等从事史志研究的专家、商洛的大部分人是支持我的说法的。但有一位网名延河柳的先生,从博客文字及行文风格来看,应该是一位大学的教授,跟帖评论认为电视中人读yu是对的,并还专门写了一文《也谈商於》(见附文),引《说文解字》、《辞海》、《康熙字典》以及诸多典籍加以论证。教授行文,案头工作自是细致入微,作得很扎实。但理论与实际往往有脱节的时候。特别是地名、人名中用字的读音问题,不是可以完全依靠字典辞典来解决的。
      
回答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举个现成的例子。贾平凹,前些年我就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读成贾平ao。你能说我们叫了几十年平wa都是叫错了?
      商於之地六百里,就是以起始两地的地名来称呼的。前边已经说明,商於古道始于商州,终点在河南淅川。柒於铺、於村都是地名。这个於字,在史志资料中有写作“於”,也有写作“淤”,还有写作“于”。字的写法有通假之说,而作为地名,读音怎么念,当地人最有权威。淅川人的口中,这个於字说出口来,就是wu。在县志办,接待我们的魏主任在墙上挂的地图上给我们指《咸丰淅川厅志》上所记载的商於城现在所在地方马川。我看到与马川隔河相对处有一个于家山,我问是yu家山还是wu家山,魏先生说是wu家山。到了马川所在的盛湾镇(以前叫宋湾镇),问当地人,也叫wu家山。这还用得着再去考证解释吗?

  附:延河柳 《也谈“商於”》
       
前几天浏览刘少鸿先生的博客,看到了《商於》一文。刘先生最近在看《大秦帝国》电视连续剧时,发现剧中人物在说到“商於”时,均发 “商于(yu) ”音。刘先生认为应该读“商乌”。商於是读作“商于(yu)”还是读作“商乌(wu)”呢?看来有翻检字典的必要。
       
在《说文解字注》里,有“於,象古文乌省。”段玉裁注:“此即今之於字也,象古文乌而省之……此字盖古文之后出者,此字既出,则又于於为古今字……凡经多用于,凡传多用於,而乌鸟不用此字。
      
以上释文没有给出於的读音,但可以从中看出两点,一,於是乌的“简化字”。既然是乌的简化字,则读音可能和乌同音;二,於和于可以换用。由于于只发yu音,所以,於也应该发yu音。
      康熙字典、《辞海》对“於”均给出了明确的读音。
     
现将康熙字典“於”的解释中涉及语音的部分照录如下: 於;〔古文〕��【唐韻】哀都切【集韻】【韻會】【正韻】汪胡切,�同烏。【韻會】隷變作於。古文本象烏形,今但以爲歎辭及語辭字,遂無以爲鴉烏字者矣…….,又【周頌】於乎不顯。○按或作嗚烏,音義皆同。又【廣韻】央居切【集韻】【韻會】【正韻】衣虛切,�音淤。語辭也。【博雅】於,于也。○按《說文》于訓於也,蓋于於古通用。凡經典語辭皆作于。
       
在《辞海》“於”字条中有:1、於(wu),乌的古字。2、于的异体字。3、(yu)作助词。4 、(yu)姓。另外,在词条於乎、於戏、於邑中,“於 ”均读呜(wu),在词条於越、於潜中,“於”读作于(yu)。
       
从以上三个不同时代的辞(字)典对“於”的释义来看,“於”是一个多音字,似用于地名人名时多读于(yu ),其他则读“乌(wu)”读 “于(yu )”。
       
那么,对商於一词中的“於”究竟是读于还是乌(wu)?
      
《辞海》在“商”条中有复词“商于”,释义为,“商于(於),古地名,又名于(於)中。在今河南省淅川县西南。或者以为商于(於)系指商(今陕西商县东南)、于(於)(今河南省西峡县地)两邑及两邑之间的地区,即今丹江中下游一带。”
       
于字的读音只有yu,所以《辞海》中的“商于(於)”读音就是商于(yu) ,而不能读作商(wu.)。
      
《水经注》里有:丹水迳流两县之间,历於中之北,所谓商於者也......许以商於之地六百里,谓以此矣。两县,指的是丹水县和南乡县。按郦道元的说法,“於中之北”就是“商於”,这样,商於的范围大致就在现在的洛南、淅川、内乡地带。这和上面引述《辞海》里的商于(於)或指“商、于(於)两邑及两邑之间的地区,即今丹江中下游一带”大致相符。因此,作为地名的商於一词,其单字读音应该和商、於地名中的读音相同。


 据《世本》载,黄帝时有臣子名於则,发明了麻鞋,结束了古人光脚走路的历史,因此被封于於----今河南内乡,称为於则-----包含在“商於”之内。於则的子孙后代以封地为姓,称为於氏。由于姓氏读音在历史上较为稳定,封地於则“於”的发音,应该和姓氏“於’的发音一样-----且古今一致。姓氏的“於”念于(yu ),故封地於则的於也应该念于(yu). 由封地“於”地和“商”地相结合而产生的地名 “商於”,就只能读“商于(yu)”了。
       所以,《大秦帝国》的剧中人说到“商於”时发 “商于(yu )”音应该是正确的。

任务接近完成,可以松口气了。贴几张商南富水关阳城驿闯王寨马战演义的图片,轻松一下——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关于商於古道的两个问题

Copyright 2015 swgd.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5619号

商洛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名人街 联系电话:0914-2328961

技术支持:68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