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文化论坛 > 解密商於古道 >

唐朝山南漕运终极码头奇遇探源之四

发布时间:2015-04-30 23:52:44 点击率:
明、清丹水流量再减,终极码头在龙驹寨
作者:王国伟(zenmax福凸)
\
 (本图来源《网络公益》)
        到了“明朝中后期(1368年1月23日-1644年4月25日)关陇商人利用丹江航道便捷的特点,向襄阳、汉口运输物资。《天下水陆路程》卷之五第十记载:“汉口换船,至小江口又换小船,仅装七、八石,五日至湖村起陆。路皆由山中而去,至蓝田始平无山”。《徐霞客游记》卷一下《游太华山记》记载,商州道上,“马骡商货,不让潼关道中。溪下板船可胜五石舟。(丹)水自商州西至此(龙驹寨),经武关之南,历湖村至小江口(今湖北丹江口市)入汉(江)者也。遂觅舟……过武关……出蜀西楼(又名梳洗楼)……三十里过湖村,东南去均州,上太和,盖一百三十里云。    
 《徐霞客游记》原文:
       初五日行二十里,出石门,山始开。又七里,折而东南,入隔凡峪。西南二十里,即洛南县峪。东南三里,越岭,行峪中。十里、出山,则洛水自西而东,即河南所渡之上流也。渡洛复上岭,曰田家原。五里,下峪中,有水自南来入洛。溯之入,十五里,为景村。山复开,始见稻畦。过此仍溯流入南峪,南行五里,至草(chao)树沟。山空日暮,借宿山家。
       自岳庙至木柸,俱西南行,过华阳川则东南矣。华阳而南,溪渐大,山渐开,然对面之峰峥峥高峻挺拔也。下秦岭,至杨氏城。两崖忽开忽合,一时互见,又不比木柸峪中,两崖壁立,有回曲无开合也。
       初六日越岭两重,凡二十五里,饭坞底岔。其西行道,即向洛南者。又东南十里,入商州界,去洛南七十余里矣。又二十五里,上仓龙岭。蜿蜒行岭上,两溪屈曲夹之。五里,下岭,两溪适合。随溪行老君峪中,十里,暮雨忽至,投宿于峪口。
       初七日行五里,出峪。大溪自西注于东,循之行十里,龙驹寨。寨东去武关九十里,西向商州,即陕省间道偏僻之捷路,马骡商货,不让潼关道中意即不比潼关道中少。溪下板船,可胜五石舟。水自商州西至此,经武关之南,历胡村。至小江口入汉者也。遂趋觅舟。甫定,雨大注,终日不休,舟不行。
       初八日舟子以贩盐故,久乃行,雨后,怒溪如奔马,两山夹之,曲折萦回,轰雷入地之险,与建溪无异。已而雨复至。午抵影石滩,雨大作,遂泊于小影石滩。
       初九日行四十里,过龙关。五十里,北一溪来注,则武关之流也。其地北去武关四十里,盖商州南境矣。时浮云已尽,丽日乘空,山岚重叠竞秀。怒流送舟,两岸浓桃艳李,泛光欲舞,出坐船头,不觉欲仙也。又八十里,日才下午,榜人摇船的人以所带盐化迁柴竹,屡止不进。夜宿于山涯之下。
       初十日五十里,下莲滩。大浪扑入舟中,倾囊倒箧,无不沾濡。二十里,过百姓滩,有峰突立溪右,崖为水所摧,岌岌欲堕。出蜀西楼,山峡少开,已入南阳淅川境,为秦、豫界。三十里,过胡村。四十里,抵石庙湾,登涯投店。东南去均州,上太和,盖一百三十里云。”
       至此、全面记述了徐霞客、由入商州到出商州的全部历程。
       另从明代在龙驹寨建立多处船帮会馆、马帮会馆来看,明代中后期丹江航运甚为活跃。”
    \
(本图来源网络公益)
        而“据《续修商县志》卷8《交通志》记载,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关中西安、凤翔二府遭饥荒,将襄阳仓存米20万石由汉江转丹江运至商州,再陆转西安减价粜出济民。此次灾粮运输,是由学士德珠、楚都抚丁思孔、襄镇殷化行等经办。为使灾粮能及时运抵关中,曾做了一番“造舟浚流”的准备工作。于该年农历二月六日自襄阳装船启行,三月梢到达龙驹寨,立即起陆转运。四月初抵西安府开粜。此时适逢新麦登场,粮价骤平,逃荒的饥民纷纷回归,灾粮运输停止。
\
(本图来源网络公益)
       此次漕运灾粮,自襄阳府城溯汉江而上,经谷城、光化至均州的小江口(今丹江口市),计水程280里。入小江口经河南内乡县西南境至淅川县城(老城)160里。又105里至淅川县属的荆紫关镇;又115里入陕西省商南县境的徐家店;又110里至竹林关;又110里至龙驹寨。自襄阳至龙驹寨水路共计880余里。由龙驹寨至西安城,陆程计460里。
  襄阳至小江口利用民船,大者可载百数十石。入小江口后概用扒河船,间用鳅子船,载重量由20石递减至徐家店后,每船仅载8~9石。因不断由大船换小船,运费酌量付给,襄阳至龙驹寨,总计每石水脚银5钱。”
      说明:从777年至1693年的中的800-900年后,大船高水位已退至百里外的龙驹寨码头。朝廷的转运站设在龙驹寨。
\
(本图来源百度《商山洛水》)
       “另外,清乾隆年间,陕西省铸局亦利用丹江水道,在汉口采购铸钱原料铅块,经襄阳府水运至龙驹寨,再陆转各铸地。《续修商县志》记载知州罗文思对此事的禀奏稿,反映出当时丹江水运中官铅与船行、船户的矛盾情况及其对策:“敬禀者陕西鼓铸钱文,每年委员赴楚采买铅点,自汉口运至襄阳,挽鳅船载至龙驹寨,雇骡运省,向来官铅、客货两无阻碍。近年襄阳船户、行家,借运铅名色,将船藏匿数十里外,勒增客商船价。铅船每只装铅八十四块,官价八两上下;货船须至十六七两不等,客民阴受其累,而铅运仍难迅速。查陕省每年赴楚采买白铅约二十九万斤,黑铅约四万五千五百斤,点锡约一万四千斤以上,三项共约三十五万斤。铅点每块约三十余斤不等,共约一千一百四十三块,每船一只装铅八十四块,止需船一百四十四只。历年官船运载到寨,迟早不等,雇脚驮运,自正月起直至八九月间,始得完成。卑职即现在之情形详筹熟虑,襄阳船只每月至寨约有二百号,若每船带铅十块,一月可运二千块,不过六月,全数运完。至运铅船价,仍照每只装载八十四块,官价八两上下之数,每块给价银一钱。如此变通,既不亏于船户,又不累于客商,而于铅运更得迅速,官民两便。可否仰恳大人移咨湖广抚宪转襄阳县,责令船行、客户人等,一体遵行。如行户舞弊,不带及带不足数,办铅委员原有家人在寨收铅,即同过载,行查报卑州移关襄阳县究治,自无贻误”
 
说明:自洛源铸钱料运输的码头转移至龙驹寨了。
 

Copyright 2015 swgd.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5619号

商洛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名人街 联系电话:0914-2328961

技术支持:68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