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景区概况 > 景区简介 >

商於古道简介

发布时间:2015-06-05 10:11:37 点击率:
\

       商於古道,为古代的军事、政治、商贾之道,其历史可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该古道由陕西省商洛市(古时亦称上洛郡、上洛侯国、洛州、“商州”)通往河南省内乡县柒於镇,全长约六百里。
       秦汉时称作“武关道”,唐时有称为“商山道”或“商州道”。

历史由来

       商於古道,狭义为起“商”止“於”。广义又为“武关道”“商山道”“商州道”相同段的路径。秦汉时称武关道,唐以后称蓝商道、商山道、商州道。因朝代和区域建制的变迁,其路径区域大部在今陕西商洛市。由于该古道位于春秋战国时期秦楚之争的军事要地商、於;即起于楚、秦、北南通商中心和关口的“商邑”;止于河南省内乡县柒於镇“柒於”,因战国时期张仪欺楚事件而得名。
       古道由丹水(丹江)水路和旱路组成,穿越多个城池驿站地域,全长六百余里。
商於古道,开辟于商末周初。荆楚部族首领鬻熊受封为楚子,在率领族人自关中移居江汉的民族迁徙过程中开拓此道。“周公奔楚”亦自商於道(武关道)经蓝田去丹阳(今商洛市)。
       商於古道在商於上游是“武关道”的路径。主要利用秦岭北侧灞水河谷和秦岭南侧丹水河谷连接开辟而成。因唐代时其起止点有所变化。由长安东出,溯灞河西侧南行,经今蓝田县城,过灞河至坡底村,上七盘岭,绕芦山北侧,经六郎关、大坡垴过蓝桥镇,溯蓝桥水而上至新店子,经牧护关翻越秦岭,进入商地。顺丹水(丹江)支流七盘河而下至黑龙口,经麻街抵商州城;又东南经现丹凤县、穿越丹江北侧丘陵,过桃花铺、铁峪铺到达武关下南阳、邓州、荆襄以至江南和岭南。
       秦汉魏晋时期为朝廷的军事生命线路备受重视。所以唐德宗时明令规定:“从上都至汴州为大路驿,从上都至荆南为次路驿”,即其地位在诸驿路中仅次于“大路驿”潼关道。唐代以后,武关道虽失去国道地位,但作为西北与东南地区间联系的捷径,仍发挥重要作用。
        商於古道是从《史记》记载的春秋战国时期谋略家张仪穿梭于该古道周旋于秦楚,以商於六百里欺楚的经典事件开始被世人广泛关注。并以秦《商君》商鞅变法革新,以军功被封地商於十五邑于商邑的传奇人生,使该古道有了第一个军事、商贸、管制的文化中心。以及四皓躲避焚书坑儒隐居商山,助太子承皇位被文人墨客广为推崇,此地也成为重要的是文化通道。
      《史记正义》所载的“王陵故城”之谜;王陵在刘邦项羽之争时屯兵于上洛南三十一里的古道旁襄王沟内建城号称襄侯王;其母劝效忠刘邦被项羽烹煮,与岳母一同被颂为教子的典范,王陵助刘邦往返商於成就大业。汉张良用计驷马高车古上洛建高桥接四皓于高车岭;四皓助太子承皇位埋名隐身于商山;到唐代国师释无业从上洛走出成名天下;韩愈以“雪拥蓝关马不前”惊世名句入关;都留在清代商州县令《商州赋》的笔下。李自成、李先念屯兵商州,一代文豪贾平凹的出现等等,成为当今文化的名片。
       由于历史的原因商於的归属和古道商邑、商县(商洛市丹凤县)、古上洛、上洛侯国(商洛市商州区佛诞寒川公园下孝义古城),古商州(商洛市府所在地)所形成的商於古道三个文化中心变迁和交接,形成了商於古道不同时期历史灿烂文化的传延和拓展。

历史地位

       商於古道狭义讲是丹水与旱路穿越连接多个驿站、城池,及险关,担负边关军事、传递、商贸的六百里通道,被朝廷列为全国最早的国道外; 广义上讲是该地域曾是楚文化的发源地。除担负朝廷安全,连接南北而建立的以军事、经济商贸通道外、商於古道代表和保留了该地域独特的民俗、古迹、文化和地域的发展进程。是以武关、商鞅、四皓文化为代表世代传延,以完整军事上下十里的城中城;被司马迁誉为“王陵故城”的王陵;秦岭山脉山谷路中的险中之险的古砭道的“罗公碥”、“铜佛龛”的数学家、天文学家、佛学领袖,全世界第一个使用擒纵仪于水运浑天仪之中,并发明会击鼓、撞钟报时的两个童人,被誉为钟表之父的僧一行;洛源驿的金融改革家杨炎事件以及唐末国师,号称“南有盐官(齐安)北有无业”的”五百罗汉第六十一位释无业的出现,在古国颇有影响。 
       商於作为古代两地合一的区域地名,大部分在陕西省商洛市境内,主要文化均在商洛市区域。由于位于秦岭南麓,为楚文化发源地之一,又由于春秋战国时期,商於之地属楚国,后来被秦国占领,成为商鞅封邑。商於古道建好后,渐渐成为秦国通往楚国以及南方的一条重要通道。秦国占领商於之后,在接近秦楚边界的地方修筑关口,史称“武关”。这个商於古道上的重要关隘,北依巍巍少习山,南临滔滔武关河,成为朝廷的京畿南大门和历朝历代兵家必争之地。
     “山势分开秦楚界,水声流尽汉唐人”。据史料载,秦楚为争夺商於这块地盘,曾展开多次拉锯战,大多以秦胜楚败而告终。战国时期,张仪为了破坏齐楚联盟,曾欺骗楚王说,如果楚王不与齐国联盟,可将商於肥沃的土地割让给楚国。楚王信以为真,就同齐国解盟,然后向张仪索要土地。但张仪翻脸不承认。楚王大怒,发兵攻打秦国,结果大败而归。从此,楚国一蹶不振。后来,狡诈的张仪又以与楚王谈判为名,诱使楚王来到商於,并趁机将其扣押。楚王无奈,最后客死他乡。不久,楚国也被秦国所灭。唐朝著名诗人李商隐感怀于这段历史,曾写过一首诗,题名就叫《商於》:“商於朝雨霁,归路有秋光。背坞猿收果,投岩麝退香。建瓴真得势,横戟岂能当。割地张仪诈,谋身绮季长。清渠州外月,黄叶庙前霜。今日看云意,依依入帝乡。”此后,唐朝诗人周昙、李涉、杜牧都曾吟诗赋词,抒发心中的感慨之情。
       在秦朝时,这条古道是秦国通往楚国、晋国以及南方其他地方的重要通道。它最初是秦国为运送战争所需物资而开辟的一条通道,也成就了秦始皇完成统一中国大业的浩浩征途。公元前202年,这条在秦朝历史上立下汗马功劳的商於古道上又一次扬起战争的风烟。刘邦的十万大军长驱直入,终于让秦国走向灭亡。 
       随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商於古道也几经改建。唐贞观七年(公元634年),商州人曾在刺使李西华指导下,沿着丹江河谷北侧开辟出一条新路,依着悬岩,在茂密的森林中穿行。李商隐在看到这样的情形后,即兴赋诗《商於新开路》,盛赞这项伟大的工程:“六百商於路,崎岖古共闻。蜂房春欲暮,虎阱日初曛。路向泉间辨,人从树杪分。更谁开捷径,速拟上青云。”

史料记载

       商於古道在唐代及以后曾经多次修缮,增设了仙娥、商於、洛源、棣花、四皓、桃花、武关、青云、层峰、富水等驿站。这些古时重要的驿馆,在当时的交通往来中发挥着极为重要的作用,直至今日,秦岭山脉西北部到其东南部中原的古道山壁上,还可依稀见到一些孔穴,似乎要将那些飘散在风中的故事一一收拢,捧给后人。古道遗址仍依稀可辨。据当地老年人讲,1970年以前,这条古道最宽处有4米,最窄处只有2.5米,不过马车和驴车都能通行。尤其是秦岭峡谷段,虽然高山纵横,谷底幽深,危崖高耸,险滩密布,却仍是当时当地交通运输的重要通道之一。 

春秋战国

       春秋战国时期,商於之地属楚国,后来被秦国占领,成为商鞅封邑。商於古道最初是秦国为运送战争所需物资而开辟的一条军事通道,后来逐渐成为关中通往河南南阳、湖北襄阳以及东南方的一条重要商道。秦国占领商於之后,在接近秦楚边界的地方修筑关口,史称“武关”。 

武关

       武关,为秦之南关,与东函谷关,西大散关,北萧关并称“关中四塞”。春秋前称少习关,战国时更为今名,史称“三秦要塞”。这个商於古道上的重要关隘,北依少习山之岩险,东、南、西三面临武关河谷之绝涧,山环水绕,险阻天成,为“秦楚咽喉”、“三秦锁钥”,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山势分开秦楚界,水声流尽汉唐人”。据史料载,武关古为“少习国”,是习姓祖籍的发源地。自春秋战国以来,武关皆置重兵,以控扼东南、豫西、鄂西北,历代兵事频冗,为千古用兵之要塞。在春秋战国时期,秦楚为争夺商於这块地盘,曾展开过多次拉锯战,大多以秦胜楚败而告终。公元前313年,秦惠文王想攻伐齐国,但忧虑齐、楚结成联盟,便派张仪入楚游说楚怀王。张仪利诱楚怀王说:“楚诚能绝齐,秦愿献商、於之地六百里。”楚怀王信以为真,不听屈原的劝告,与齐断绝关系,并派使者入秦受地,张仪却对楚使说:“仪与王约六里,不闻六百里。”楚王大怒,兴兵攻打秦国,结果秦兵大败楚兵于丹阳(今豫西丹水之北)。从此,楚国一蹶不振,国运日渐衰败。后来,秦昭王又以与楚怀王谈判为名,诱使楚怀王来到武关会见秦王,并趁机将其扣押,解往咸阳,囚禁至死。不久,楚国也就顺理成章的被秦国所灭。后人对楚怀王不听忠言,轻信他人,客死异乡的悲惨境遇多有感慨。唐朝著名诗人李商隐就写过一首诗,题名叫《商於》:“商於朝雨霁,归路有秋光。背坞猿收果,投岩麝退香。建瓴真得势,横戟岂能当。割地张仪诈,谋身绮季长。清渠州外月,黄叶庙前霜。今日看云意,依依入帝乡。”此后,唐朝诗人周昙、李涉、杜牧都曾吟诗赋词,抒发心中的感慨之情。
       商於古道由长安东南行,经蓝田,越秦岭,通到商州,再东南行经武关,进入河南的南阳和湖北襄阳,当初是秦国为战争所需而开辟的一条通道,为秦国一统天下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历史也是十分诡异的,公元前202年,也正是通过这条商於古道,刘邦的十万大军长驱直入,直捣咸阳,终于让秦帝国走向灭亡。
       随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商於古道也曾经多次修缮。唐贞观七年(公元634年),商州人曾在刺使李西华指导下,沿着丹江河谷北侧开辟出一条新路,依着悬岩,在茂密的森林中穿行。李商隐在看到这样的壮举后,即兴赋诗《商於新开路》,盛赞这项伟大的工程:“六百商於路,崎岖古共闻。蜂房春欲暮,虎阱日初曛。路向泉间辨,人从树杪分。更谁开捷径,速拟上青云。” 

唐代

       在唐代以前,商於古道是长安的中央政府通往东南地区的一条重要干道,联系着吴越、江淮、荆湘、黔中、交广各郡、州、县,影响几乎达半个中国。长安的中央政府与东南各地政治、军事、文化的交流和沟通,都要倚重于它。
     “商山名利路,夜亦有人行。”战争年代,商於古道一直是兵家必争之道。有学者统计,历史上出入商於古道的大小兵战不下50次。有名的秦楚之战,秦汉之战,王莽与赤眉、绿林起义军之战,无不于此间争锋。然而,商於古道地连秦楚,物兼南北,又是北通秦晋南及吴楚的交通枢纽。在历史上的和平时期,商於古道自然就成了古代中国交通运输、经济贸易的南北大通道。其在历史上的作用,越到后期,这种交通、商贸枢纽的作用越突出。初唐盛唐时期,经济繁荣,国家统一,很少用兵,商於古道成为唐代经济和文化的重要枢纽,其沟通作用非常显著。往返于长安、东川、岭南、交广的商旅驮骡,多利用商於古道的便捷条件,成群结队,络绎不绝。特别是从明代开始,南北贸易交流日渐繁荣,给处于商於古道重要位置上的龙驹寨等古镇带来了勃勃生机。明清时期,随着丹江航运的开通,商於古道上的商业运输更是繁荣一时。东南地区生产的丝、茶、糖、米、瓷器、香皂一类的生活日用品,一部分经武关由陆路运至龙驹寨,进而运往商州、关中等地,一部分沿长江、溯汉江进入丹江,水运至龙驹寨水旱码头,再由骡马驮运至长安、山西、甘肃、内蒙古等地。同时,甘肃的绿丝烟、山西的食盐等,又驮运汇集于此,连同商州的油桐、药材、核桃、牛皮等山货特产,兵分两路,或由陆路经武关古塞向东南地区运出去,或在龙驹寨水旱码头集结,船载顺流而下,运抵长江口岸重镇汉口。陆路和水路这两条南北交通运输线并驾齐驱,交相辉映,在龙驹寨实现交汇合流,完成货物的中转、交易。兴盛的商贸活动不仅促进了南北文化的交流融合,也成就了龙驹古寨昔日的无限繁华。这一时期,龙驹寨水旱码头“百艇千蹄”,商贾如云,“鸡鸣有未寝之人,午夜有可求之市”。十里长街上店铺鳞次栉比,十大商帮会馆独霸一方,18座庙宇昼夜香烟缭绕,各种杂耍说唱不绝于耳。这一时期,龙驹寨厘金岁额曾达纹银15万两,日均400两,居“全陕之冠”,为“秦之翘楚”。 
       六百余里商於古道,沿途设有仙娥、商於、棣花、四皓、桃花、武关、青云、层峰、富水等驿站,自古皆为交通要道。时至今日,一些散落在秦岭山脉峡谷山口、危崖峭壁上的古道遗址仍依稀可辨。据当地年长者讲,在上世纪70年代以前,这条古道最宽处有4米,最窄处只有2.5米,是马车和驴车能走的土石山路,这也许是从远古遗留至今最好的路况了。秦岭峡谷这段古道,高山纵横,谷底幽深,危崖高耸,险滩密布。它的通行条件,古诗中有不少描述。唐人贾岛诗曰:“一身绕千山,远作行路人……商岭莓苔滑,石坂上下倾。”白居易的《过仙娥驿》有云:“我为东南行,始登商山道……参差树若插,青崖屏削碧。”明人吴显也写道:“乱石深处是商颜,石磴险地鸟道间”,“马惫时防石,山荒不见村;乱烟封古壑,积雪压关门。”可见,商於古道虽然是重要的交通干线,但通行状况一直堪忧,更多的时候,它是一条“仅容单骑,比于蜀道”的崎岖山路。 

军事之路

       商於古道不仅是条军事之路、商贸之路,也是一条诗歌之路,在古代中国南北文化交流中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在这条古道上,千百年来不知有多少为仕途奔走者发出了“往来悲欢万里心,多从此路计浮沉”的无限感慨。这些文人骚客、达官显贵、孜孜学子们或进京赶考,或职务调迁,或去各地视察,或赴京拜谒,或贬谪江南,“憧憧往来皆出是郡”。有学者统计,仅唐一代,往来奔波于商於古道上的诗人约200余人,有的还往返多次。白居易“七年三往复”,元稹“七度武关”,张九龄“四过商州”。李白曾在商州盘垣过七八个月,“苦吟诗人”贾岛辞去蓝田县令落拓为僧时,曾以“无本上人”的法名,挂单镇安云盖寺。盛唐隐逸派诗人王维,虽半隐辋川,对商州山水仍无限神往,曾以题赠友人赴商州赴任等形式,写过多首赞颂商州山水的诗歌。“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名句出自韩愈之手,而这句写的也是商於古道。唐宪宗信佛,曾派人去把释迦牟尼的一节指骨迎接到宫中供养。由于路途遥远,百姓怨声载道。韩愈见状,写了一道奏章来劝阻,唐宪宗大为恼火,下诣处死韩愈。所幸宰相和其他大臣替他说情,韩愈才免于一死,被贬潮州(今广东省)。唐宪宗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正月,韩愈在去潮州路经秦岭蓝关古道(即商於古道的蓝关段)时,大雪封山,难以前行。危难之际,幸得亲人相助,韩愈不胜感慨,吟出了《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这首千古诗章。这一批又一批诗人于此间边行边吟,一路踏歌来去,为后世留下了千余首古典诗歌。 

通行条件

       关于商於古道的通行条件,古诗中有不少描述。唐人贾岛诗曰:“一身绕千山,远作行路人……商岭莓苔滑,石坂上下倾。”白居易的《过仙娥驿》有云:“我为东南行,始登商山道……参差树若插,青崖屏削碧。”明人吴显也写道:“乱石深处是商颜,石磴险地鸟道间”,“马惫时防石,山荒不见村;乱烟封古壑,积雪压关门。”可见,商於古道虽然是重要的交通线,但通行状况一直堪忧,更多的时候,它是一条“仅容单骑,比于蜀道”的崎岖山路。“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的名句出自韩愈之手,而这句写的也是商於古道。唐宪宗信佛,曾派人去把释迦牟尼的一节指骨迎接到宫中供养。由于路途遥远,百姓怨声载道。韩愈见状,写了一道奏章来劝阻,唐宪宗大为恼火,下诣处死韩愈。所幸宰相和其他大臣替他说情,韩愈才免于一死,被贬潮州(今广东省)。唐宪宗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正月,韩愈在去潮州路经秦岭蓝关古道(即商於古道的蓝关段)时,大雪封山,难以前行。危难之际,幸得亲人相助,韩愈不胜感慨,吟出了《左迁至蓝关示侄孙湘》这首千古诗章。除秦岭段和武关险要外,在商州境内还有一段碥道很艰辛,这就是罗公碥,在商州城东五十里,白杨店镇洛塬村的对面。原宽不足三尺,长约五、六里,位于悬崖峭壁下方,上仰高高在上的“巴人洞”,下俯激流险滩的丹江水。据清代钟麟书《罗公碥记》所述,水落时,商旅从江滩行。水涨时,水漫路断,只能走碥路。但是“岩倾苔滑,石齿如剑,人马相扶以度,摇摇然。旁观者皆神惊,一失足颠坠附不可稽”。于是乾隆年间,一个名叫罗文思的商州知州,“遂捐廉俸五百,招募石工,辟成大道。又在碥道边上凿石为栏,并在道左右壁宽敞处僻出行人临时歇脚之地”。此惠民之举,备受民众称赞,这段商山道就被誉之为“罗公碥”。

驿站名称

       秦汉的亭、传设置已不可考。
       唐代,商於古道驿站多系秦汉。
\
       商於古道驿站在唐代部分名称图示传下来和新增加的。把商於古道称为武关道。
  由京师都亭驿东行,出通化门,经长乐驿、灞桥驿折东南行,即进入武关道。因地域的变化综合各有关资料得知,唐时武关道陕西境内共有驿站17个。把商於古道扩大至灞桥驿站后即属于武关道。
  “蓝田驿在县西北二十五里”。《旧唐书》记,荆州刺史裴茂长流费州,宰相王搏贬崖州司马,均赐死于蓝田驿。
  青泥驿,宋敏求《长安志》记为在蓝田县郭下。蓝田县亦名“蛲柳城”,《水经经注》曰:“泥水历蛲柳城南,魏置青泥军于城内,俗谓之青泥城。”武元衡《同洛阳诸公饯卢起居》诗云:“暮宿青泥驿,烦君泪满缨。”可见此驿为出京后第一宿处。
  出蓝田县南20里,有七盘岭,是武关道第一险阻,路经此盘山而过。七盘岭位于蓝田县南的“县南道”上。
  韩公驿,《长安志》记为在蓝田县南35里。《太平广记》记:户部侍郎杨炎贬道州司户,自朝受责,驰驿出城,不得归第,其夕次蓝田。县尉崔清为经营行李家务甚周,后又送至韩公驿而别。
  蓝桥驿,《长安志》记为在蓝田县东南40里。此驿屡见唐人诗篇。自居易《蓝桥驿见元九诗》、裴航《赠樊夫人》诗,本注均有蓝桥驿的记载。
  蓝溪驿,盖在蓝桥驿与蓝田关之间。张藉《使至蓝溪驿寄太常王丞》诗,自居易《出守杭州路次蓝溪作》,即次蓝溪驿而作。
  蓝田关,是武关道上的第一关,《隋书·地理志》记:“京兆蓝田县有关官。”《括地志》云:“蓝田关在雍州蓝田县东南九十里,即秦蛲关也。”此关当在今商州市西境牧护关附近。
  出蓝田关,入商州境之仙娥驿。此驿附近风景秀丽,屡为诗人称道。白居易《仙娥峰下作》云:“我为东南行,始登商山道;商山无数峰,最爱仙娥好。”
  商州城,由古上洛城, 春秋之上洛邑,汉之上洛县发展迁移至今商洛市商州区地。商州是商於古道称其为武关道上最大的城市,位于三岔路口,为交通枢纽,军事要地。商州既为州治,自然设有馆舍。白居易《发商州诗》云:“商州馆里停三日,待得妻孥相逐行。”
  四皓驿,驿名与四皓墓有关。《太平寰宇记·商州上洛县》条记:“四皓墓在县西南四里庙后。”即墓、驿均在州城附近。
  洛源驿,雍陶有《洛源驿戏题》诗。建中初,杨炎贬道州司户,“至于商州洛源驿,马乏……”驿址当在会峪沟与丹江交汇[处的乐园,乐园可能系“洛源”的音转。商州铜佛龛(世界第一个丈量地球、第一个发明钟表僧一行)唐末高僧一代国师得道出家于此,有“星辉月皎”之称,号称南有盐官北有无业。
  棣花驿,见于唐人诗篇中亦多,白居易有《棣花驿见杨八题梦兄弟》,雍裕之有《宿棣华馆闻雁》等。《元一统志·商州·山川》有棣花山,“在州东七十里,以山多棣花得名”。今商州市与丹凤县交界处的棣花镇,当为驿之所在。
桃花驿,早在唐代即设驿站,唐制每隔30里一驿。时长安到襄阳共23驿,境内有棣花驿、四皓驿、青云驿、桃花驿、武关驿。明代设“邮驿”。清代称为“急递铺”,棣花到武关共8处。民国设“递步哨”,境内东西为西荆基线,哨所共11处;支线哨所9处。1969年在桃花铺建立微波站后,使通讯进一步现代化。
  层峰驿,在武关西,距武关步行不足一日。韩愈《题层峰驿梁》诗序云:“去岁贬潮州刺史,乘驿赴任。其后家亦谴逐,小女道死,殡之层峰驿旁山下。蒙恩还朝,过其墓,留题驿梁。”
  武关驿,唐之武关,设在今丹凤县东南90里处,恰当武关河畔,今西界公路旁。唐时武关设有驿馆,《宝刻丛编》卷十有《唐修武关驿记》。
  武关外第一驿是青云驿。雍陶《路中问程知欲达青云驿》诗云:“苍黄负谴走商颜,保得微躬出武关。今夜青云驿前月,伴吟应到落西山。”
  阳城驿,唐末改名富水驿,在今陕、豫交界之富水镇。《读史方舆纪要·商州商南县汉王城》记:“县东三十一里,相传沛公入关时所筑。今为富水堡,有富水巡司,本唐之富水驿也。”武关道出富水驿即进入河南省境,沿途亦设有驿站。
  宋、元、明、清时期,武关道虽失去国家驿路地位,但用以转运物资、递送官方文书的作用始终存在。清代由西安府至商州间的道路为官马支路,即地方道路。官马支路每10里、15里设有递铺,所经州、县设有县(州)驿。” 

古道名典

     “契佐禹治水有功,帝舜封契于商”;
       战国时期秦楚血刃;
       张仪商於六百里欺楚典故之地的故事;
       屈原力劝阻止楚王武关会盟,楚王武关被秦俘的传世故事;
       商鞅封地十五邑建治所;商鞅的故事。
     《史记》王陵母亲被烹和王陵故城的典故;
       张良献计高车请四皓与古上洛城的典故;
       四皓的故事;
       星辉月皎释无业的故事;
       郭子仪商州募兵救长安;
       僧一行和商州铜佛龛的故事;
       商州洛源驿站杨炎的典故:
       韩愈蓝关(牧户关)的惊世名句典故;
       宋金鏖战;
       闯王屯兵、李自成兵败进商洛养精蓄锐;
       五支红军进商洛,撒播革命种子;
       李先念率师建立了陕南革命根据地;
       长征红军建鄂豫陕革命根据地;
       贾平凹著书戏说商州。

古道三个文化中心地形成与起止

       战国后古道所形成的三个文化中心,是指该地以朝代封邑、治所城池为核心形成的军事、经济、文化地域。是公元前340年卫鞅大破魏军,“封之商於十五邑,号商君”(邑治即商城)。(《史记·商君列传》)地址在现丹凤县古城村,开始建立了第一个商於的军事、商贸经济、文化的中心。称古道的第一文化中心, 从公元前340年至公元前221年共119年。
       秦始皇帝二十六年(公元前221至公元前206年共15年)。秦始皇推行郡县制,置商县,县治商城。县以下实行乡、亭、里三级制。(《史记·秦始皇本记》、《陕西地理沿革》)
西汉(公元前206年)由商县地域上游西60里新置上雒县(现商州佛诞寒川公园下的孝义古城)。古道的文化中心逐步转入上洛。西晋(公元265》上雒郡治所设上雒县后,由上洛郡辖商县和上雒县,完成了第一中心向第二中心地域的过度,标志第二中心的开始。
     “古上洛县的行政建制始于西汉(公元前206-公元24年)在此上洛塬设县,因居洛河之上故名。包括今商州区、洛南县两地。属弘农郡(治所河南灵宝),隶司隶校尉部。名上洛县。共230年。
       东汉(公元25——220年)县设此上洛塬(属京兆尹,治所长安。仍隶司隶校尉部。三国(公元220——265年)属曹魏之京兆郡)共240年。古上洛郡的行政建制始于西晋(公元265——316年(泰始二年(266),晋武帝分京兆南部置上洛郡,治所在古上洛县,上洛县仍在此上洛塬上至北魏(公元439年)。共174年。北魏太延五年(公元439年)其上洛县为荆州和上洛郡治。太和十一年(公元487年)为洛州和上洛郡,上洛县仍在上洛塬上。(此时一说州城存在)共48年。北周宣政元年(公元578年)其上洛县为商州和上洛郡治。共计91年”古道的文化中心逐步转入古商州。即今商洛市所在地。新州城的建立,标志第三文化中心的开始。
     “隋开皇三年(公元583年)撤郡,保留商州,上洛县为商州治。一说州城存在,上洛城始废,治所合一。大业三年(公元607年)撤商州复设上洛郡。共124年。(该城廓保留至清代(清代《商州赋》)古城墙残段保留至现1990年前后。)” 

古道文学

       商於古道在当时的交通运输和文化交流中起着不可估量的作用。追寻那些远去的故事,大体可遥想古道所经历的春秋岁月。伫立在雄伟险峻的武关面前,我们仿佛还能够听到历史的回声…… 追寻远去的风烟  在中国文学的发展历史上,南北方的差异历来有之。尤其是魏晋六朝时期,由于南北对立,文化发展殊途,学术上有“南人约简,得其英华;北学深芜,穷其枝叶”之说。
       自隋唐统一,南北双方开始注意相互间的借鉴与吸收。唐初有人明确提出南北文学应“各去所短,合其所长”。话虽如此,要想真的做到南北交流与融合,必须经过漫长而艰苦的过程。贞元年间,有一位福建籍诗人欧阳詹赴京参加科举考试,回程行经蓝关所在的东秦岭,触景生情,写下《题秦岭》一诗:“南下斯须隔帝乡,北行一步掩南方。悠悠烟景两边意,蜀客秦人各断肠。”一句“北行一步掩南方”,将秦岭这个中国地理南北的分界线写得神活灵现。
       南北朝梁代著名文学理论批评家钟嵘,在他的名著《诗品》中曾着重阐述自然现象、社会现象与文学创作的关系,指出诗的产生是客观的感召和刺激在作者心灵上的回应。欧阳詹、李商隐等唐代诗人在商於古道上的诗作,正是钟嵘这一文学理论的有力诠释。诗人杜牧的《商山麻涧》,一改他此前《题商山四皓庙一绝》和《题武关》中今日圣神家四海,戍旗长卷夕阳中的豪迈气概,显露出工于描写自然景物的艺术才能:“云光岚彩四面合,柔桑垂柳十余家。雉飞鹿过芳草远,牛巷鸡埘春日斜。秀眉老父对酒,倩袖女儿簪野花。征车自念尘土计,惆怅溪边书细沙。”山村春日黄昏时分,云光岚烟笼罩中的山庄,柔桑垂柳掩映下的人家,禽兽豕奔归林,鸡牛入巷进栏,老者对酒啜饮,村姑簪花打扮的种种景象,和谐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一幅丰富新鲜的夕照山庄图跃然纸上。诗中景色气氛淳淡而深厚,简朴而亲切,给人留下历久难忘的印象。
晚唐诗人-杜牧
       诗人在最后两句中则道尽自己常年官差奔波,惆怅迷茫的心情,隐隐透出一种身世落拓之感。杜牧是陕西人,如果这首《商山麻涧》是他作为北人向南人学习借鉴的一个范例的话,那么,湖南益阳诗僧齐已的《过商山》中“迭迭迭岚寒,红尘翠里盘”的句子,则是南人学北的一个重要例证了。诗中连用3个“迭”字起首,险奇贴切,意即商洛层层叠叠、连绵不断的山脉,都笼罩着岚烟雾气,红尘人家也都是在苍翠的丛林环绕中的小盆地里安家,所记所写都是商山道上的实情实景。3个“迭”字、1个“盘”字,起起伏伏,这般景象,又岂是他在南方能见到的?是商洛这块北地给了他这样的灵感和笔融。还有江苏淮安籍诗人赵嘏的《商山道中》一诗:“和如春色净如秋,五月商山是胜游。当昼火云生不得,一溪萦作万重愁。”作者借写商山盛夏时分的天气来抒发自己的愁绪。盛夏的商山,气候和暖如春,云净如秋,实在是避暑旅游的好去处。入夜,灼热的云彩燃烧不起来,只得将一腔愁闷化为清凉的河水。而这,在充满闲情雅趣的江南是无法体会的啊。
       诗歌是古代文人骚客感怀抒情的一种方式,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历史,记录了社会生活。
       唐代中前期,社会安定,商於古道也从一条战备路演变为唐代都城长安通往中国东南各地的一条重要干道,联系着吴越,江淮,荆湘,黔中,交广各郡、州、县,几乎影响了半个中国。

商於古道史话

       在那个内务、外交都极为兴盛的时代,商於道担负着唐王朝与东南各地政治、军事、文化的交流和沟通的重任。路上成群结队,络绎不绝的是往返于长安、东川、岭南、交广的商旅驮骡。一批又一批诗人于此间边行边吟,一路踏歌来去,为后世留下千余首古典诗歌。
     “我有商山君未见,清泉白石在胸间”。晚年寄居洛阳的白居易曾一往深情地写下了这样怀想赞美商州的诗句。商州山水激越了唐代诗人的才智和灵气,商於古道给诗歌创作以营养和精魂,是盛唐时期诗人们修筑的一条将唐代诗歌推向黄金时代的“诗歌之路”。这条浸润了历史与文学气息的古道,数着往往来来的脚步,听着或悲或喜的辞赋。千余年来,古道曲曲折折,在杂草中或隐或现,见证了数个王朝的兴衰,也担负了南北文学的交流与融合。清代商州知县赵应会的《商州赋》更是把商於古道地域山水人文地貌文化描写的淋漓尽致。
 
交通发展

公路隧道
       1936年,西荆(西安—荆州)公路建成,贯通秦岭的公路隧道——牧护关隧道竣工,商於古道也终于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消失在历史车轮前行的进程中,隐匿于淡淡的历史烟云里。
高速公路
       在国家高速路不断发展的今天,在这里一条条高速公路横穿秦岭而过。有国家级高速公路沪陕高速公路、福银高速公路等经过,让这里“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现状已成为遥远的历史记忆。
铁路发展
       2004年1月7日宁西铁路正式建成通车,宁西铁路是国家规划的跨世纪铁路建设中的又一条贯穿中国东西的铁路主干线。它连接两大历史名城,横贯五省和六条南北干线,投资规模庞大。该线东起江苏省南京市,经安徽省滁州市、合肥市、六安市,河南省信阳市、南阳市,湖北省随州市,穿越秦岭进入陕西省,经商洛市、渭南市,至西安市新丰镇编组站,总长1075.6千米,包括长72千米的汉丹联络线。

Copyright 2015 swgd.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5619号

商洛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名人街 联系电话:0914-2328961

技术支持:68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