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动态 > 文旅资讯 >

湮没在历史长河中的 “秦楚分界墙”

发布时间:2017-09-30 08:51:38 点击率:
       商南县西北17公里处,有个民风淳朴的千年古镇清油河镇。
       丙申年仲秋,一夜淅淅沥沥的秋雨后,刮起了风,地面还是湿漉漉的。在镇上吃过中午饭,与职院教师张小丹,村第一书记、镇长几个人一同去吊庄村商谈保护“秦楚墙”以及原建筑平面图复原之事,恰遇也来吊庄村下乡的县人大副主任等人,于是一行8人踏访了位于清油河镇吊庄村曾家沟四条岭上与丹凤县武关镇东坪沟垴结合部的“秦楚墙”。
       2公里全是沟坡,好在遍野黄绿,偶尔还见惊兔孤鹰。通过盘折砭道登上秦楚分界墙,吊桥岭巅,一道由片石砌成的残缺不全的石头城墙遗迹映入眼帘, 墙约3500米长,底宽2米、顶宽1米、高3.5米,从村里请的向导老人说,墙西为秦,墙东为楚,系春秋战国时两国疆界。秦楚墙中间原来有跨道,筑有城楼。其拱形门洞,高3.4米,宽2.7米,深3.4米,上有阁楼三间,门前设有吊桥。墙西南建有烽火台一座,前台高出界墙30米,后台高出前台150米,与铁峪铺、桃花铺、资峪岭、龙驹寨、商山、棣花诸台相呼应,为古代战争传递消息的主要设施。
       分界墙初建于战国,屡经历代修葺,现存界墙为明建。解放前,界墙上写有"秦楚分界墙"五个大字。此墙在当时延绵千里,与白阳关、竹林关、漫川关以及鸡头山连成一线,成为当时的国界线。分界墙则建在第四条岭上,从第四条岭依次向东,有四道呈南北方向的山岭。传说在远古时代,有青、赤、黄、黑四条巨龙为争夺地盘恶战不休,从玉皇山一直打到少习山附近的山岭上,祸害了许多生灵,惹怒了玉皇大帝,玉皇大帝派遣神兵天将降服了四条巨龙并将其收回天庭,责令修行,然后按照一年春夏秋冬四季时节,派遣四龙分别下凡值守,替天行道,护佑众生,时间久了,人们见四条巨龙已修行成神,化作蜿蜒逶迤的四条山岭守护着生灵,也由于青、赤、黄、黑四条巨龙的缘故,这里虬曲的山岭就叫做“四龙岭”或“四条岭”或“四道岭”,后人们为感念它们的守护,就在第四条岭山顶两座形似乳峰的墙西山包上,建造了一座“四龙宫”。靠东山包原有建于明成祖永乐元年(1403)总面积约500平方米的"四龙宫",清初因原四龙宫倒塌,在中间南凹地中间重建“四龙宫”大殿,靠西山包上则建有烽火台,烽火台脚下为钟楼,大殿对面则为通廊茶斋长亭,茶廊东为土地庙,西三间为乐楼圣母庙,东五间为道房和尚庙,茶斋长廊北面则为戏楼,与秦楚分界墙垂直相交的商於古道,则从戏楼和茶廊之间穿心而过。文革中,主要建筑全部倾塌。但道旁曾一字排列17座古碑,今仅存"重修龙宫碑"二块,一在四道岭头,镌有"大明国置立武关衙"(明崇祯四年三月立),一在武关镇政府大院。历年来在"秦楚分界墙"附近发现不少箭簇、戈、矛等兵器,在墙东山坡下发现许多不同时期的累累白骨,或是古战争叠加所致。
       现在能看到山梁上边,有丹凤县人民政府所立的“秦楚分界墙”石碑。碑座前是条东西走向的商於古道,西面山下通向丹凤武关,东面山下通往商南吊庄,南面在城墙西面通向南部山顶,北面从城墙西面通向北面山顶。有块石碑上刻着《四龙宫碑记》,即“十二宫三观一庙一庵”和“大明”等等文字,其他残碑横七竖八散落在荒草和树林里。秦楚分界墙则呈南北走向,乍看它与山岭融为一体,甚至它就是山岭,但细辨它却明显地高出山岭,仿佛是依山岭砌起的屏障,只是原始的墙倒塌了,形成了一种模糊的形势,但见砖石铺成的斜径砭道,掩埋于荒草之中,断断续续,高底差次,蜿蜒而去,远上天际便消失于蓝天白云之间,遂产生虚幻和茫然的感觉,恰如其分地加深了秦楚墙的沧桑色彩。
       听向导老人说,原先“四龙宫”寺院的建筑规模非常宏大,香火旺盛,这里以前每逢农历二月二、三月三,清油河、武关的村民常到此地拜佛赶会。这里的山地,都是商南吊庄村地界8、9组村民的农田,至今仍经常有村民上山耕种和收获。商南之地,古时属楚国之地;丹凤之地,古时属于秦国之地。经过两千多年的洗礼,秦楚文化相互交融,但各自仍然保留着许多不同民俗。墙东古道北半山洼赵匡胤扳倒的井窟早已干涸殆尽,被一片交错相映的灌木丛遮住昔日风采。
原“四龙宫”、烽火台旧址上,仍有残破杂乱的青砖瓦砾散落,墙西小山包上,有个直径十余丈的正圆平台,下方有两层丈余宽的台阶环绕,从人工石墙位于东部圆台东侧的方位看,这两个圆台应是秦国守城将领修筑的营垒,只要弓箭射手在此居高临下,就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雄关险道。

       西南天空下的山岭处除了山还是山,武关河犹如一条金链,泛着白光蜿蜒东去。武关原称少习关,少习山千百年来气势磅礴屹立于河之南岸,岿然不动,玉华寨则孤独地傲立山巅,见证着少习山的千年风霜和万年传奇。站在分界墙脚下,往南山壁下面是万丈深渊,此处的民舍民居古朴无华,商南吊庄的曾家沟人,一代代在此繁衍生息,茶余饭后谈论着古道曾经的繁华与现代的美丽;北面高山阻挡着视线,朦胧云雾遮住了阳光,向东眺望,山墙谷堑依然在,近见襄阳远咸阳。
       一间老屋,几棵枯树,一种沿袭久远的气息,瞬间生成,人到斯地,往往喟叹而徘徊。清代,王肇基之《过武关》有:"雄关百二仰西秦,生就岩疆迥不伦。山势划开秦楚界,水声流尽汉唐人。云封谷口蚕丛路,日落城头马上尘。客馆那曾酣旅梦,子规夜半叫芳春"。诗中明确指出武关为"秦楚界"。同时,碑文记载:分界墙以此为界,东属楚境,西为秦地,迄至秦始皇统一六国前500余年间一直是国界。《水经注·水》亦有记载:“郦县(记者注:今河南内乡县赵店乡一带,与今河南省西峡县丹水镇接壤,再往西北就到商南县武关镇)有故城一面,未详里数,号为长城,即此城之西隅。其间相去六百里,北面虽无基筑,皆连山相接。而汉水流其南。”此段长城显然是楚国为御秦而筑,而典籍中所记载的方位与修筑方式均与“秦楚分界墙”大致相符合。清人国子监司业顾栋髙研究了春秋之后,在《春秋大事表·楚》中认为:“楚在春秋吞并诸国凡四十有二,其西北至武关,在今陕西商州东少习山下。”这里言明了楚国的最西北疆界为武关,而楚为制西北的强秦,在武关修筑工事是势在必行。今人艾冲的《中国的万里长城》中认为:“楚长城分布在今河南省西南部和陕西省东南境上,以及湖北的西北部,沿着伏牛山脉抵桐柏山,西过武当山。”而陕西的东南境当包含武关一带。
       由于秦楚墙的存在,方圆数百里的国学爱好者纷纷前来拜谒,感受秦楚时期两国对垒的疆域痕迹,触摸曾经跳动的历史文化脉搏。
 
      秦楚分界墙设于此,因为斯地本是秦楚接壤之处,在岁月的长河中,这里发生过很多淹埋于里的故事,其中以楚怀王为秦昭王所诱之故事意味深长。相传,公元前299年,秦昭王致信楚怀王曰:“寡人与楚接境壤界,故为婚姻,所从乡亲久矣。而今秦楚不欢,则无以令诸候。寡人愿与君王会武关,面相约,结盟而去,寡人之愿也。敢以闻下执事。”楚怀王想去,又担心是骗局,不去,又怕秦昭王发怒。考虑再三,还是去了,结果不出所料,是骗局。秦昭王派了一个将军带兵埋伏武关,打着秦昭王的旗号,拘留了楚怀王,直到病死咸阳。当时秦的使者就是从这里把秦昭王的信送给楚怀王的,楚怀王也是从这里进入秦地武关的。
       风起尘落,淡若流年。站在秦楚分界墙上,心潮如云,这长满苔藓斑驳离析的石头墙,真的砌于秦楚争雄的烽烟中吗?谁的心在阡陌人流中走散,谁踏步繁华却独守幽静?它是秦国人修砌的还是楚国人修砌的呢?谁的清浅微笑中透着岁月的冷寒?它算不算大秦万里长城的一个分支?时光的雄关隘口啊!谁凝眸用笔端勾勒出曾经的画面,那石头墙下扼长安咽喉的武关城池,咋就只剩下一樽可怜兮兮的土疙瘩了呢?遥想刘邦当年,翻越界墙时刻,横刀立马,旌旗蔽日,赫赫一世之雄,而今安在?
       天色将晚,秦楚墙被日落后的天色浸染,一轮朦胧的玄月高挂天边,走在苍茫的夜空之下,倒更象昔日古道上赶路的脚客,但见秦月千年照,惟有山间清风流。远处东山不知是三条岭还是二道岭天街砭道,传来农人带月荷锄归,与老牛相伴的铃铛声,好像从远古悠悠飘来,萦绕回旋,如丝如缕。
  
     踏寻古道遗迹,秦楚墙在经历了几千年风霜雨剥、岁月浸蚀之后,曾经的人气香火、晨钟暮鼓、青灯佛尘、古道繁华已荡然无存,只留下令人无限遐思的古道遗梦。
       来源:金丝峡周报(李宏亮)

Copyright 2015 swgd.gov.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陕ICP备15005619号

商洛市文化旅游产业发展办公室 地址:商洛市名人街 联系电话:0914-2328961

技术支持:68TIME